92下载
首页安卓游戏安卓软件游戏攻略软件教程厂商大全玩家专题标签合集

您当前所在位置:92下载安卓软件小说书籍地主婆的古代生活小说下载

地主婆的古代生活小说下载

V

游戏大小:MB游戏语言:中文应用平台:Android更新时间:2017-07-26 02:17网友评分:0网友评论下载地址收藏该页非常好我支持
%50(0)
不好我反对
%50(0)

安卓软件分类

社交聊天金融理财小说书籍系统安全主题美化网上购物常用工具影音视听生活服务摄像摄影旅行交通教育学习运动健康游戏娱乐母婴育儿办公软件新闻资讯

本类精品推荐
本类下载排行

锡山教育下载叶北城和俞静雅结局txt百度云下载邪恶首席娇妻别逃by温煦依依最新章节txt下载深情来袭人亦暖小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下载深情来袭人亦暖小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下载苏七七的小说沈佳音txt微盘完整版下载强婚霸爱总裁给点力txt全文下载总裁老公太难缠云天霖免费阅读百度云下载收获app手机版下载盛宠鬼王妃txt微盘最新章节下载

游戏介绍

游戏介绍:

熊啾啾奋力的蹬着脚下的凤凰牌自行车,满脸的笑容。


自行车是一个月前她在楼下的废品摊子跟老板买下来的,和老板砍了足足半个小时的价,终于,用10块钱买下了这辆看起来非常破旧的自行车。


不顾路人投过来的鄙视眼光,熊啾啾奋力的蹬着自行车窜走在大街小巷里。今天熊啾啾骑着自行车准备去银行取点钱出来给弟弟买套书法笔,再买只老母鸡给弟弟加强营养。


熊啾啾和弟弟熊昂昂从10年前就开始相依为命了,那时候她也不过才11岁,熊昂昂更加小,只有7岁。幸好父母去世那一年,她和弟弟遇到了他们一生当中的恩人,这样才不至于让他们沦落到孤儿院里面去。可是恩人也在去年去世了,恩人的老婆顺理成章的继承了恩人的全部家产,没有再理会她和弟弟了。


没有了恩人的资助,熊啾啾只有辍学然后全心全意的上班供弟弟读书。


她弟弟从小身体就不好,体弱是打娘胎里面带出来的毛病。小时候还有爸爸妈妈的照顾也就没什么大问题,可是自从父母去世后,弟弟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熊啾啾心痛之余只有听从医生的吩咐,尽量用食物来给弟弟补身体,因此这10年下来,她竟然对食疗多多少少的了解了一些。而且弟弟的身体也是一天比一天好了。


奋力的蹬了十分钟,熊啾啾终于到达了银行,把自行车锁好,从口袋里面掏出了银行卡,踏上台阶走到了银行里面的自动取款机面前。


银行和自动取款机这边是相通的,就是中间隔了个玻璃门,现在是早上,银行也不过才刚刚开门,熊啾啾走进去的时候,看了一眼玻璃门那边的银行内部。发现一个客人都还没有,只有两个保安站在门口。银行职员也都懒洋洋的没有一点精神力。


熊啾啾裹了裹身上的薄外套,生生的打了个寒颤,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不明白为什么都已经是夏初了,她竟然还能感觉到一阵阵的阴冷。瞅了瞅外面已经露出来的阳光,暗骂自己神经了,明明这么暖和舒服的天气,刚才肯定是自己的错觉。


把卡插进卡槽里面,熊啾啾有些不明所以的回头看了看,发觉身后什么都没有,奇怪的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熊啾啾不明白为什么刚才她会有种那么强烈的感觉,感觉身后站了个人。


就连心跳都快了好多,熊啾啾用手摸了摸脖子上带的玉,心里也稍微平静了点。玉是五天前她在路边摊上买的,经过一番砍价后,她以五块钱的价格卖下了这块玉,就当是自己送给自己做生日礼物。


白色的玉,形状是不规则的圆形,玉的一角有一个小孔,非常小的孔,大概也只够一根红绳子从中间穿过去罢了。这么便宜的的东西,熊啾啾自然也知道是假的可能性非常的高,不过第一眼看上去,她就喜欢上了这块玉了,也就没有在意它的真假了。


摸了摸脖子上的玉,想驱走自己身上的寒意,熊啾啾伸出另外一只手去输入银行卡的密码,按下确定。


然后就听到玻璃门那边的银行传来一声枪响,愕然的转过头,她就发现好几个持着枪,头戴着面具的大汉闯到了银行里面,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保安,熊啾啾的脸色蓦然煞白了。


她立刻转过头,哆哆嗦嗦的去按那个退卡的键。熊啾啾现在脑海中想的是,自己已经把密码输进去了,万一不把卡退出来就逃跑的话,等会要是别人把卡上的钱取光就遭了。她卡上的钱还要给弟弟的交学费的,所以绝对不能丢!


她手指还在颤抖,平时非常迅速出来的卡,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跟熊啾啾耗上了,死活不肯出来。


“老大,那边还有一个女人怎么办?”耳边清楚的传来了一个沙哑难听的的男音。


“杀了!”冷酷低沉的声音。


熊啾啾的眼睛瞬间瞪的圆溜溜的了,再也不顾不上卡还有没有退出来,直接转身就往外跑,她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钱没了还可以赚,要是命没了,谁照顾昂昂啊,昂昂那还不得伤心死。


‘嘣’的一声,后颈传来一阵的疼痛,熊啾啾感觉有什么东西喷涌而出,用手去摸了摸,发现满手是血。终究还是晚了,她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就差几步之遥的玻璃门,眼中有着浓浓的不舍,心中惋惜的却是以后就剩下弟弟一个人了,他该怎么办,不知道银行会不会把那张银行卡当成她的遗产送还给弟弟。。。。。


眼前黑下的瞬间,熊啾啾满是鲜血的手摸了摸脖子上挂的玉,觉得花了五块钱买来的东西才带了五天太不值得了。如果可能她真希望能把它带到下辈子去。然后又猛的想到了外面那辆自行车该怎么办,不会被捡破烂的给捡走吧。才骑了一个月啊,真不值!!


倒地的时候,没有人发现熊啾啾脖子上挂着的玉突然散发出一阵柔和的光芒,而后整个玉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个红绳挂在了熊啾啾的脖子上。


**********


熊啾啾感觉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拉扯般一样,痛疼不已。


为什么还能感觉到痛疼?她有些不明白,难道我还没死吗?艰难的睁开眼睛,熊啾啾发现自己面前闪动着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只是模糊的很。


“老白,是不是搞错了啊?”一个有些粗狂的声音。


“什么搞错了?把她的灵魂带到阎王爷哪里就搞定了,等会收工了,请你喝酒去啊!赶快,别磨叽了。”这个声音倒是挺清秀的。


“生死薄上说这个熊九九是饿死的,可是为什么这个人是被开枪打死的?”


“咦,是吗?给我看看生死薄。”清秀的声音顿了顿,然后就爆出一声惊呼声,“啊,糟了,是我搞错了!她们一个叫熊啾啾,一个叫熊九九,这可该怎么办好啊?”


“让你还天天喝酒!现在喝糊涂了吧。”粗狂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指责,“现在赶快看看能不能在把她塞出去呗。”


“脖子都打穿了,你说还能塞回去不!”清秀的声音带着哭腔,“老黑,帮我想想办法啊,要是被阎王爷知道了,我可就惨了。”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收了熊九九的魂,然后把她的魂给塞进去好了。等熊啾啾死的时候,在去熊九九的身体里面把熊啾啾的魂勾出来就好了。”


“好好,老黑还是你有办法,反正阎王要的是魂魄,肉体什么的就无所谓了,等搞定了请你喝酒去。”


熊啾啾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又感觉自己好像轻飘飘的飘了起来,过了没一会,熊啾啾感觉自己好像跟什么融合了,还可以感觉到身上传来一阵阵的无力感和虚脱感。


熊啾啾一惊,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十年前,那时候爸爸妈妈刚出车祸去世,家产全部被叔叔家给霸占了去,在还没有遇到恩人前,她就经常会有这种感觉,这是饿到极限的感觉。


想到刚才迷迷糊糊中那两个声音,熊啾啾预感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不敢相信的睁开了眼睛,然后看到了。。。。。星星,又亮又清楚,绝对不可能是她待的那个地方可以看见的星星。她待的那个城市不知道污染多严重,别说星星,月亮都不一定能见过。


能看见的星星只有很小的一块,透过月光,熊啾啾打量着自己现在处的环境,微弱的月光下,她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身处于一个非常破败的屋子里面。屋子的房顶甚至破了个洞,不然她也不可能在屋子里面看见外面的星星了。


透过破掉的房顶,她感觉外面除了月光,似乎有有些发白,熊啾啾知道不可能是天色尚早的原因,都可以看见那么明亮的星星了,肯定是晚上了。只是不明白外面那些白茫茫的光到底是什么。


摸了摸身下躺的地方,是很粗糙的感觉,不过却非常的暖和,想必自己应该是躺在床上了。


还有,熊啾啾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这里到底是哪里啊?她不是中枪了吗?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而且感觉不到身上有疼痛感,只有无力和虚脱的感觉。


是的,熊啾啾记得迷迷糊糊中见到的那两个影子了,难道他们真的把自己丢到了那个叫顾九九的身体里面了?如果是这样,那岂不是她以后再也见不到昂昂了?昂昂要是知道她死了,那不是得伤心死啊。


想到弟弟昂昂,熊啾啾的脸色就一片惨白。昂昂的身体也不好,没有她的照顾,以后昂昂该怎么办,昂昂现在才上高二,根本没有一点经济来源,不知道银行会不会把自己好不容易存了那两万块钱给昂昂,否则,她根本不敢想象昂昂以后该怎么办了。


还有昂昂要是知道她死了,肯定会不吃不喝的,那昂昂好不容易养起来的身体岂不是又要垮掉了,想到弟弟顾昂昂,她就感觉眼眶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用手摸了摸,湿湿的,“真没用,竟然哭了。”熊啾啾小声的嘟囔了句,然后用手背狠狠的擦了下眼泪。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竟然变成了童音。


“九姐,你怎么了。”一个小小的,糯糯的童音在熊啾啾的耳朵边上响了起来。


熊啾啾一怔,就感觉一个暖呼呼的小身子钻到了自己的怀抱里面。


“九姐,你是不是饿了?我也饿了。”糯糯的童音又在熊啾啾的耳朵边上响了起来,“姐,你以后不要再把吃的给我,你病才刚刚好,在不吃东西就会和其他的几个哥哥姐姐一样死掉的,小十不要九姐离开小十。”童音的主人似乎带着哭腔,使劲的往熊啾啾的怀里钻了钻。


“乖,小十不哭,九姐不会有事的,九姐以后还要看着小十长大娶媳妇呢。”声音软弱无力。


熊啾啾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顺口的说出这样的话,甚至还非常顺手的在这小孩的背上轻轻的拍了起来。


“恩,我相信九姐,因为九姐从来不会骗小十的。”童音的主人似乎笑了笑,然后抱着自己的九姐睡觉了。


熊啾啾也觉得眼皮开始在打架了,迷迷糊糊的闭上双眼,她也不知道自己最后到底是睡着了,还是饿昏了。只希望这是一场梦,梦醒来后,自己还能够看到昂昂的笑容。


正文 第二章:好饿啊


熊啾啾是被疼醒的,胃钻心的痛,身上根本一丁点力气都没有。


满脸痛苦,用手肘用力的顶着自己的胃部,不然的话,熊啾啾真怕自己会痛死过去。好饿,好饿啊,熊啾啾觉得现在放些草根在自己面前,她都能吃下去。


从来没有这么饿过,以前和弟弟无家可归的时候,熊啾啾也没有这样饿过,自己到底多久没有吃东西?


还有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不是做梦?她真的歹徒打死了,然后被那两个无良的阴差给扔到了这个地方吧?


天色已经亮了起来,熊啾啾顶着胃部,往四周看了一眼,然后彻底的愣住了,她知道这身体的原主人应该是饿死的,所以家庭条件应该不怎么样,可是她不知道原来一户人家真的可以穷成这样啊!


看不出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墙壁,不,应该叫泥土壁,那根本不是一堵墙,顾啾啾看着那像是泥土融合的,还歪歪的墙壁,有些担心,怕它等会倒了可怎么办。


看了眼地面上,熊啾啾也是被吓到了,坑坑洼洼的泥土地,湿淋淋的,估计走在上面脚都能陷进去了。


这。。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啊,屋顶破了也不知道补一补,地面上也不知道铺点别的东西,就算穷,铺点石头也可以啊。


忍痛咬着牙,熊啾啾又四下看了圈,发现这个家还真是家徒四壁,真的啥都没有啊,除了她现在趟的那张床。就连张桌子都没有。


左边还有一扇门,中间用一个黑乎乎的布帘子遮着在。


而且她还在自己身边发现了三个小孩,真的很小,很瘦,很黑。。,似乎都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刚刚这样想,脑海中却突然冒出了很奇怪的信息。最边上的那个是八哥,中间那个是十一弟,挨自己边上的那个是十弟。。


为什么会冒出这样奇怪的想法?熊啾啾似乎连自己的胃痛都忘记了,只是怔怔的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那几个小孩。为什么是八哥,十一弟,十弟,难道还有别的兄弟姐妹吗?


脑海中又一组组奇怪的信息接连而来,“啊,好痛。”熊啾啾捂着脑袋忍不住叫出声来,脑袋里面像是突然有一百多条虫子在哪里钻啊钻的,让她恨不得一头撞在墙壁上死掉算了。


九九,老八,小十,十一,卧病在床的娘,瘸腿的爹,。。。。。


这些该死的信息全部都是这个身体里面的记忆,让熊啾啾知道了这里到底是哪里,她又是谁,这些躺在自己身边的小孩又是谁,家里有什么人,全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小九,你没事吧?”身边响起了一个有些软弱无力的童音。


熊啾啾满头大汗的抬头望了过去,发现是炕上最外面那个男孩,记忆里的八哥。


那个矮矮的,瘦瘦的,黑黑的男孩也注意到了自己妹妹的反常,连忙从被窝里面爬了起来,扶起了一脸痛苦的她,“小九,你怎么了,可别吓八哥啊。是不是前几天的风寒还没有好。。。。。”


熊啾啾痛苦的摇了摇头,现在脑袋是不痛了,可是胃又开始翻天覆地的痛了起来,痛的她真想吃东西啊。


“八哥,我没事。”糯糯的无力的童音从熊啾啾的口中说了出来,就是好饿好饿啊,熊啾啾从来不知道原来人饿成这样竟然还可以说话。


“小九是不是饿了?”黑瘦的八哥满脸的歉意,“对不起,小九,都怪哥哥不好,哥哥没有照顾好你。不过小九你别急,爹爹去王家要月钱去了,估计今天就能回了,回来了小九就有吃的了。”他的语气也是软弱无力的,大概是因为在妹妹面前,所以也强撑着在。


王家是附近的镇上的大户人家,瘸腿爹爹一直都在王家帮工,前几天爹爹就去王家要月钱去了。今天应该就是回来的日子了。这些都是熊啾啾现在这具身体里残留的记忆告诉她的。


无力的点了点头,“八哥,我知道了。”熊啾啾现在根本不想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她现在只想出去看看,看看在外面能不能找到吃的,她只知道如果在不吃东西,她又可能提前去地府报到了。


“八哥,我想出去走走。”熊啾啾捂着胃看着面前根本不像11岁的小男孩。从身体的记忆得知,这个叫熊八的男孩今年11岁,是自己的哥哥。因为饥饿让她根本没空去嘲笑熊八这个名字。


听到妹妹的要求,熊八明显的楞了下,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立刻捞起炕头衣服帮忙熊啾啾一件件的穿上。还不忘嘱咐道:“小九,现在外面下雪天,可冷了,你要是想玩记得不要跑远了。”


熊啾啾用手肘顶着胃,暗暗的翻了个白眼,我都快饿死了,哪里还有力气去玩啊。她只不过是想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吃的。


不过现在听说是下雪天,熊啾啾有些绝望,一般下雪天是不可能找到什么野菜充饥的,可是如果在不吃东西,她就会饿死了,她还不想死。


等熊八帮忙她帮衣服全部穿好后,熊啾啾也从炕上的被窝里爬了起来,在被窝里还挺暖和的,可是一下炕头,她就有些受不了了,实在太冷了,哪怕身上裹着一件件的麻衣,她还是冷的发抖。可是她真的好饿好饿啊,现在只想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吃的。


踩着床下湿淋淋的土地,熊啾啾皱了下眉头,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又饿,又冷,胃又非常的痛。从炕上下来,她才发现这具身体真的很差劲啊,手上竟然连一点肉都找不到,非常的瘦,皮肤颜色也是蜡黄蜡黄的。


就算从这具身体的记忆中知道自己家里很穷,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可是熊啾啾还是不明白一家人都有手有脚的,为什么还会过的这么凄惨,好歹天气暖和的时候,你们去山上挖点野菜晒干,然后冬天也可以充饥啊。


熊八看见妹妹从床上起来了,也连忙跟着一起爬了起来,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下床的时候还记得帮忙把小十和十一的被角给捻好。


熊啾啾没有回头去看,只是按着胃部,弓着身子,踩着湿淋淋的土地慢慢走了出去。推开门的一霎那,她生生的打了个寒颤,真的是好冷啊。


外面的地面上,屋顶上,远处的山林中全部铺上一层凯凯白雪。难怪她昨天晚上通过屋顶那个洞还能看见白茫茫光,原来是下雪了。记忆中没有告诉她是什么时候下的雪,因为身体不会连这些小事的记忆都残留着的。


正文 第三章:瘸腿的爹爹


这具身体里残留的记忆只是告诉熊啾啾她现在是熊九九了,她爹叫熊平江,熊啾啾就觉得奇怪了,这爹起的名字也挺正常的,怎么给自己的孩子们起名字的时候都是用数字代替的。例如她这具身体排行老九,所以叫熊九九。。


身体的记忆还告诉她,这具身体的娘叫陈莲,不过自从嫁给瘸腿爹爹后,别人就是称呼她为熊氏了。而且,这个娘也太能生了,十三岁就嫁给了爹爹,十四岁就生下了熊一,不过饿死了。后来生下来的几个也都没有养活。在到后来就是熊八,熊九九,熊十,熊十一。貌似这熊九九也是死了,只不过那无量的阴差把她的魂给楞塞到这具身体里面来了。


可以的话熊啾啾真的很想抗议,就算让她重新活过来,可是能不能找家正常点的,这家都是怎么过日子的啊,养的那么多孩子竟然全部都活活饿死了。


叹了口气,熊啾啾也知道不能怪熊家人,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待的这个朝代是任何历史上都没有的,这个朝代上的贫富差距非常的大,贵族和平民之间的差距也是非常大的,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女人的地位也是非常低的,就像是这具身体的娘陈莲,她嫁给了熊平江,只能落个熊氏的称呼。


从身体的记忆中,她知道了这里是一个叫山洼洼的小村落,村子背靠着一座大山,里面住着三十多户人家,临近的是一个叫桑园的村子,比他们居住的这个村落大了几倍。桑园村还有一个小地主,非常的贪财,至于为什么身体会有这样的记忆,是因为熊九九的爹在小地主哪里帮过两个月的工,结果连一文钱都没有拿到。


“小九,赶快回屋吧,外面冷死了。”熊八不知道自己妹妹站在门口哪里在想什么,既不出去,也不进来,就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被熊八这么一叫,熊啾啾也回过了神,慢慢的哆嗦着往外移动了两步,发现到处都是白茫茫的,虽然天空中没有在落雪了,可是地上的积雪差不多有脚脖子那么高了,白茫茫的大地和山林间一点绿色都看不到,她是彻底绝望了。别说吃的,草根都不一定能挖到。


她,熊啾啾不会真的饿死在这样一个地方吧。


弓着身子慢慢的蹲了下去,因为她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头重脚轻了,该不会又要晕过去了吧?熊啾啾这样想的时候,脑袋越来越晕了,然后真的就一头扎到在了雪地里。


“小九。。。”饿昏过去的一瞬间,熊啾啾听到身后熊八软绵绵的叫喊声了。


********


她是被一个人给摇醒的,眼睛睁开的同时,也闻到了浓浓的香味,是米粥的香味。


“小九,赶快起来吃点东西就好了,爹爹回来了,带着粘米回来了。”熊八的声音听起来有力气多了,想必是因为吃了东西的缘故。


熊啾啾现在饿的根本起不了床了,让熊八把米粥端了过去,香味也更加浓烈了。


这米粥端过来了,熊啾啾才发现这粘米颜色黄黄的,根据身体的记忆知道这是贫民们吃的东西了。这种米煮成的粥虽然闻起来很香,味道却不怎么样,可是饿极了的她就觉得这碗带点苦味的粥是世间最好的美味了。


连着喝了两碗,熊九九才停了下来,两碗粥都是米少水多。而且她一次也不敢吃太多了。


“老八,你九妹怎么样了?”一个斯文的声音在熊啾啾的耳边响了起来。


熊啾啾抬头望了过去,是记忆里的爹,熊平江。


熊平江也很瘦,穿着一身的粗麻布衣服,头发用一根布条绑在头顶,长相竟然也很斯文。看起来倒像是个文弱的书生。


“爹,小九没事了,醒了,刚喂她喝了两碗粥。”熊八对着自己的爹爹嘿嘿一笑。


熊啾啾只是定定的看着床边的爹,没有说话,就算还残留着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可是让她突然叫一个陌生人爹,熊啾啾有些难以启齿。


“九儿,怎么了?怎的这样望着爹爹?”熊平江对着床上的熊啾啾温柔一笑,然后瘸着腿朝前走了一步,坐在床沿边上,伸手把熊啾啾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熊啾啾惊呼一声,然后就已经跌坐在自己爹爹的怀抱里了。


熊平江看着惊慌失措的女儿,笑道:“九儿这是怎么了?怎么几天不见就不认识爹爹了?”


“不。。不是。”软软的童音从熊啾啾的口中吐出。因为喝了粥,说话也不在是那么软弱无力了,“九。九儿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


随便扯了个理由,熊九九的眼光便投上了别处,不敢在看眼前的爹爹了。


熊平江不知为何眼前的女儿像是突然生疏了许多,他也没多想,只是以为自己天天去帮工,所以女儿对他有些生疏了。


“九儿,不舒服那你就在睡会。我去镇上给你娘抓药去。”说着就将熊啾啾放回了炕头上,然后转头对旁边的熊八说道:“老八,你在家好好照顾妹妹和弟弟,然后抽空去里屋看看娘知道不?”


熊八点了点小小的脑袋,“爹,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去给娘抓药,我肯定会照顾好他们的。”


熊平江又嘱咐了一些别的事情,熊啾啾只是坐在炕头上看着眼神温柔的爹爹,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爹爹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像一个普通的贫民,他的气质实在太好了,虽然又黑又瘦的,可是说话的声音还是动作都很斯文。


“我知道了,爹,您赶快去给娘抓药去,不然等会天都黑了,路就不好走了。”


“恩,那我走了,你一定要把妹妹看好,妹妹病才好知道吗?”


“爹,我知道了。”


熊啾啾还是坐在炕头上看着一瘸一拐走出去的爹爹,不明白为什么这具身体没有留下任何关于他是怎么瘸腿的记忆。到底是熊九九也不知道,还是这具身体根本没有留下关于这一点的记忆?


正文 第4章:无良阴差


听熊八说爹去给娘抓药又要两三天的样子,熊啾啾也没有说什么,本来就对这一家的情况不太熟悉,现在根本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也知道记忆中的娘身体很弱,基本上一年四季都是卧病在床,大概是因为本来身体就不好,可是孩子还一个接一个的生,月子期间大概又没有做好,于是落下了一身的病,每个月爹爹给别人帮工的钱差不多全部花在了给娘看病身上了。


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时辰,她终于没有那么难受了,胃也因为喝了点粥,现在没那么痛了。


起身把衣服一件件的穿好,熊啾啾准备下床走走,躺在床上时间长了真难受。


熊八看见妹妹要起来,连忙跑过来帮忙她穿衣服。


“八哥,不用了。”平时都是她照顾别人,她也不习惯让别人来照顾她。


熊八听到妹妹的拒绝,挠了挠头,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到也没有说什么,往里屋走了过去。


熊八刚刚进去,就又从里屋跑出来两个小男孩,正是昨天晚上往她怀里钻的小十,和最小的弟弟十一。


“九姐,九姐,你醒了啊,刚刚吓死小十了。”小十猛的跑到了熊啾啾的面前站定,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的姐姐看了起来。


“九姐。”十一也来到熊啾啾的面前站定,只是头微微的低着,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很内向的小孩。


看着面前两个瘦弱的小男孩,她忽然觉得有些别扭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答应了。


“九姐。你怎么了?怎么不理小十了?”小十把脑袋往前伸了伸,仔细的看着熊啾啾。


她看着面前两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突然笑出声,“九姐没事,九姐只是在想事情呢,你们先出去玩吧。”她现在想好好的一个人静一下,从昨天到现在都还是恍惚的不得了,脑子还有点转不过来。还有对昂昂的思念和担心。


小十和十一也都疑惑的看了自己的姐姐一眼,然后往里屋跑了进去,他们觉得今天的九姐似乎怪怪的。想着可能是病才好的缘故吧。


熊啾啾穿好了一层层的衣服,就推开大门,外面还是白茫茫的一片,她叹了口气,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事,那两个阴差怎么说丢就把她给丢到这里来了,她真的很不想很不想在这里,她想回去找昂昂,想和昂昂在一起,绝对不要待在这样的一个地方。


这样想着的时候,她生生的打了个寒颤,裹了裹身上的粗布麻衣,不明白刚才心底突然窜出的那股寒意到底是为什么,有些像昨天她在银行那种感觉。


不过却只是一瞬间的感觉。


“那两个死鬼,真希望他们下辈子投胎做猪去!”熊啾啾抱着瘦小的身子愤愤的嚷了一句。


“你就这么希望我去做猪?”很清秀的男声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


熊啾啾感觉呼吸都停止了,四周明明什么都没有,只有白茫茫的雪地,这声音到底从哪里来的?


“你别望了,在望也找不到我的。”清秀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白天他们是不可以现行的。


是的,这声音正是昨天那个迷迷糊糊中听到的叫老白的声音了。


“你。。你这个无良的阴差,你害死我了!”熊啾啾看了身后破旧的屋子一眼,压低声音吼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的,对吧?”清秀的声音根本听不出半点的歉意。


熊啾啾哼了一声,道:“我不管,我要回去我那个时代。”就算是别人的身体也可以,只是能够回去,只要能够继续照顾昂昂就可以。


“这个。。”清秀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无奈,“很抱歉,你是回不去了。你以为把你塞到这具身体里面很容易啊?我可是废了好大的劲,所以你没有回去的可能了。”他也很无奈啊,谁愿意犯这种错误。


熊啾啾激动的往前跨了几步,“你这无量的阴差,等我死的时候肯定要去阎王爷哪里告你去!”说着这里她忽然想到了弟弟的情况,眼泪也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抽抽噎噎的继续道:“弟弟就我一个亲人了,他身体又不好,现在才读高二,根本没有任何的经济来源,你叫他以后怎么办?我不管,你一定要把我弄回去!”


“如果你要是因为担心你弟弟的关系,我看你就不用回去了。”听到她是因为担心弟弟才回去的,老白也就放心了。


“你什么意思?”使劲的抹了把眼泪,她开口问道。


“意思就是你不用担心你弟弟了,他不会饿死的,也不会伤心死的。而且还能活到80多岁,子孙满堂。”为了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偷偷的告诉她这些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真的?”熊啾啾瞪着亮晶晶的眼睛,朝着声音那边看了过去,虽然什么也看不到,只有白茫茫的一片。


“恩,”老白应道,“你叔叔他们全家都不在了,死光了,然后家产全部都归了你弟弟,所以你弟弟差不多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了。所以你就放心好了。”


叔叔?全家都死了?她楞住了,就算当年在怎么怨恨叔叔婶婶也罢,可是想到自己那个可爱的堂妹,她也开心不起来。


“你也别伤心了,他们也是活该,做了坏事结果连自己的孩子也一起惩罚了。”老白像是叹了一口气。


熊啾啾四处张望了下,还是没有发现这阴差到底在哪里,“你怎么知道我们家的事情?”连自己叔叔做过的坏事都知道。


老白嘿嘿一笑,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既然想让她安心待在这个地方,老白自然会对她家的事情调查的一清二楚。


“好了,我该走了,你就安心的待在这里吧,你弟弟我保证他这辈子过的肯定比你好。。。。。”声音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了白茫茫的天地间。


熊啾啾暗暗的翻了个白眼,比她过得好的人,那是一抓一大把,看看她现在过的什么日子?


在外面站了一会,她还是觉得进屋去好了,虽然屋子破旧了点,总比她站在外面发呆来的强。反正只要弟弟在那边的世界过的好她就没什么遗憾的了。


一边往屋子里面走了进去,她一边摸了摸胸口正上方一点的位置,怎么老是觉得那里热热的感觉。


正文 第5章:湖泊


回到屋子里的熊啾啾在炕头前站了会,然后看了一眼用黑色布帘子遮住的里屋,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自己这具身体的娘。


在黑布帘子站定了一会,她才掀起了布帘子,然后走了进去,里屋很暗,根本连个透气的窗子都没有,还好屋顶好好的,没有像外面一样破了个洞。微微的闭了下眼睛,过了一会她才看清楚屋子里面的情况。


地面微微有些潮湿,角落里砌着一张炕床,炕头边上站着小十和十一两个弟弟,炕尾站着熊八。床上躺着一个人,屋子有些黑暗,也看不清楚那人影,不过她知道那就是她这具身体的娘了。


“九姐,你来啦。”小十跑过来牵住了熊啾啾,然后拉着她走到了床边了。


“九姐。”十一也跟她打了个招呼,又连忙地下了头。


“九妹。”熊八也对着自己的妹妹笑了笑。


她笑了笑,然后来到了娘的床前,既然回不去,昂昂也能活的很好,那么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还不如就让自己以熊九九的身份活下去好了。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自暴自弃的人,既然现在的生活不好,那么她就努力让自己过上想要的生活,就像以前一样。


以前父母刚刚出意外去世的时候,叔叔霸占了他们全部的家产,甚至连一个住处也没有留给他们,虽然嘴上说会抚养他们长大,可是对他们不是打就是骂的,看着叔叔婶婶嘲讽的语气和嘴脸,她毅然带着弟弟走了,那时候的想法真的很简单,觉得只要不让弟弟在被打就好了。


带着弟弟在外面流浪了几天,他们很多时候连吃的都找不到,可是只要找到吃的,她也一定会先让弟弟吃饱,那段时间看着弟弟的瘦弱的面孔她真的很想回去找叔叔他们,虽然会挨打,可是弟弟却能够吃饱,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回去,幸好后来他们碰上了自己的恩人,这才过了一段很舒服的日子,后来恩人去世了,她也只有辍学上班供弟弟读书了,那时候就算不能读书了,虽然上班也很苦很累,可是能够和弟弟在一起,能够看到弟弟吃的饱穿得暖她就觉得很幸福了。


“九。。儿。”躺在床上的瘦弱人影忽然出声了,声音软弱无力,还带着沙哑感,一听就像卧病在床好久的病人了。


看着床上瘦弱的人影,熊啾啾怔了怔,想着既然决定要以熊九九的身份活下来,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她都要适应,她的家人,她的名字,她现在所处的环境,背景,全部都要适应。


“九姐,娘叫你呢!”旁边的小十推了自己姐姐一把,发现她越来越奇怪了,每次叫她,她都呆愣愣的。


“恩,娘。”熊九九连忙开口应道,既然决定了,那么她就是自己的娘了,他们就是自己的亲人了,自己从今以后的名字就熊九九了!


“咳。。九儿,你。。快出去,你。。的风寒才。。刚刚好。”床上柔软的身影一边咳着,一边担心着自己女儿的身体。害怕女儿又染上的病原。


“娘,我没事。”眼睛已经适应了这种昏暗的光线,就着光线看着躺在床上的瘦弱女人,她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些闷闷的。


床上的女人脸色苍白,脸颊凹陷了下来,唇色也是苍白的很。长相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已经被病痛折磨的不成样子了。


“九。。儿,你。。快出去。”床上的女人说着又开始咳了起来。


熊八也开口道:“是啊,九妹你先出去吧,你的病才好,不能见湿气和病气,有我们在这里陪着娘就好了。”


熊九九点了点头,知道在坚持他们也不会让自己留在这里的,所以让娘好好休息,然后就转身走了出去。


掀起黑色的布帘子,她就直接走了出去,外面因为房门开着的原因,所以非常的亮,走出去后,她就又感觉到胸口正上方一点的位置有些发烫。


“怎么回事?”隔着层层的衣服揉着那个位置,刚进屋的时候都觉得有些不舒服了,不过只有一会的时间,她也就没有在意了,现在发现那个位置又开始灼热了起来。


把房间敞开的门关了起来,她扒开领口的衣服,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当她看到散发出灼热感的那个位置的时候就愣住了。


这个到底是什么?这具身体胸口的位置怎么会有一个这个奇怪的纹身?


这个纹身有些奇怪,竟然有一种透明的感觉,像是用白色的纹身笔给纹上去的,形状也有些奇怪,而且她老是觉得这个纹身的形状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不规则的圆形,而且其中一个角有一个小小的白色的圆孔,这个形状,这个位置。。。似乎。。似乎。。


熊九九的眼睛猛的瞪的大大的,这纹身的形状,还有纹身的位置,似乎和以前她在地摊上买的那块玉有些像啊。那时候佩戴的位置刚好就是这具身体纹身的位置。


难道那块玉也跟着自己一起来了?她的脑海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很荒唐的念头。


这样想着的时候,她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湖泊。


“啊。”熊九九尖叫一声,窜到了床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眼前会出现这样的一个湖泊?该不会是幻觉吧?这样想着的时候,她连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却发现那湖泊还在自己的面前。


“九妹,你怎么了?”熊八听到妹妹的尖叫声,连忙兮从里屋里面探出一个脑袋来。


“八哥,我没事。”熊九九连忙摇了摇头,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哥哥,深怕他跑出来一脚踩到了那湖泊里面去了。还有为什么她觉得八哥看到湖泊的时候并不惊讶?难道他看不到吗?心底窜起了小小的疑问。


“真没事?那你刚才叫什么?”熊八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了。还有他妹妹的眼神怎么一会往他身上瞧瞧,一会往地面上看看,地面上有什么东西吗?他也往地面上看了过去,却发现只有湿淋淋的土地,根本什么都没有嘛。


正文 第6章:跟着一起穿越了


“哥,我真没事,刚不小心撞到炕头了,你进屋照顾娘去吧,我坐会便好。”熊九九对着熊八挥了挥手。


见妹妹真没事,熊八疑惑的朝屋里瞅了几眼,就把头缩了回去。


熊八进去后,九九才深吸一口气,面色不渝看着坑下那汪湖泊。


湖泊看似很深,倒是清澈见底,湖底镶着一块块鹅卵石,点缀着翠绿缭绕的水草,湖泊将整个屋子都占据了。


严冬天气,只有一双破烂草鞋的熊九九也不敢穿鞋子,拖去脚踝的足衣,坐在炕沿边上伸出脚趾头,小心翼翼的去触碰下面的湖水。


脚趾头上传来温润的触感,竟然真的可以触碰到,湖水没有想象中的那股冰凉气息,活似一汪舒适的温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脚下传来暖暖的触感让她觉得有些不真实,明明她能看到,能摸到,为什么熊八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这湖泊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望着脚下的湖泊,熊九九禁不住苦恼起来,万一这湖泊一直都不消失,那她该如何是好。难道她以后都要生活在这湖泊中不成?真希望它赶紧消失。


这样一想,眼前清澈的湖泊陡然消失不见。


咦,竟真的消失不见了?熊九九感觉脚下温润的触感立刻消失了,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连把脚缩了回来,发现脚上还残留着阵阵湿意。


她把足衣裹好,套上身侧的草鞋,跳下炕头,用手试了试床沿,竟然是干燥的。又跑到墙壁边上摸了摸墙壁,发现墙壁只有些许潮湿,并不像在湖泊里浸泡过的样子,地面也还是以前的样子,没有丝毫的变化。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刚才是自己的错觉,熊九九的大脑开始眩晕起来。


在屋里怔怔的站了几秒钟,九九决定出去走一下,让大脑清醒一下。


推开房间门,冷风呼呼的迎面而来,熊九九缩了缩脖子,扯进了身上的粗布麻衣。


望着外面的凯凯白雪,熊九九脑海中映出刚才那无故出现的湖泊。


想到湖泊,湖泊又倏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湖泊大约四百个平方面积,其中一角有一个泉眼,正嘟嘟的往外喷涌的泉水,形状恰似是不规则的圆形。


熊九九这才发现,这个湖泊的形状跟悬在胸口上方那个纹身一模一样的,泉眼的位置正是纹身上面那个白色的圆孔位置。


这。。这!该不会真是因为自己的那块玉的关系吧?玉跟随她穿了过来,不过却是以纹身的样式附在了这具身体的胸口上方?


似乎也只有这样解释才说的通了。


摸着胸口上方纹身那个位置,垂下头,思考这个湖泊到底有什么用?冬天湖水倒是暖和,泡泡脚也还不错,似乎并没别的用处了。


慢慢的蹲下身子,伸手探进身下湖泊中的泉水,捧起了一捧湖水,入口甘甜,没有泥土的腥味。唯恐怕水不干净,她捧的是泉眼上方的泉水。


知道这周遭百姓喝的是附近湖里的水,她喝过,附近的湖水都有一股泥腥味,并不如她这泉水甘甜。


接下来的这两天熊九九一直都在研究这个湖泊,也知晓这湖泊只有她能看见,可以出现在任何的地方,只要自己想让它出现它就能出现,有些像是幻觉,而湖泊消失后是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周遭还是原样,没有被水浸泡过的痕迹。她一度以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可当她从这湖泊里面捧水撒到地面后,地面就会湿掉。


这两天,每天只能喝到一碗粘米粥,除此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果腹。


她知道这个家,到严冬腊月便很难熬,春夏秋之计,还可以在村子后面的山中找到一些野菜果腹,运气好的时候还能捕到一些个野味。入冬后,却只能喝这些粗米粥,爹爹的月钱大部分都拿去给娘买药,买粘米的月钱就只剩下很少一部分了,饥饿对他们来说已成为家常便饭。


熊九九蹲在自己的门槛上,望着外面的世界,晨曦初露,点点日光洒落。屋子顶上的积雪融化成水流,顺着屋顶的破洞滴落了下来。


本已潮湿的屋子,此时更加不堪,四周湿漉漉的,一脚踩下去发出‘吧叽,吧叽’的声响。


八哥,十弟,十一弟都在外面蹲着,冬末的阳光照在身上很是舒爽,让熊九九禁不住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哥,怎么不让娘出来晒晒太阳?”熊九九左手横在额头前挡着光线,抬头往天空中看了一眼,懒洋洋的睨着正蹲在地上用树杈子不知在比划什么的熊八。


听到九九的话,熊八将手上的树杈扔到一边,站起身子,这才开口道:“大夫说了,娘要好好休息,不可以让风吹到。”


熊九九撇了撇嘴,也从门槛上站了起来,随即又蹲了下去,按住了小腿。


遭了,蹲久了,这腿都麻了。


一边吸着冷气,一边揉着小腿,笑道:“哥,咱们把娘挪出来晒晒太阳。”整天待在那么阴暗潮湿的屋子里面,不管吃再多的药都好不了。“这天放晴,挺暖和的,让娘亲裹着被褥就好,吹不了什么风。”


熊八想了想,便点了点头,“好,我去里屋把木凳搬出来。”说着,就忙跑了进去。


不一会就见他搬着一个不大的木凳出来了,这便是家里唯一的凳子。


“咱现在把娘扶出来吧。”


四个人小心翼翼的把他们的娘熊氏扶了出来,熊氏一见阳光便眯起了眼睛。


阳光下的熊氏看起来更加的病弱,整张脸庞苍白如纸,眼眶深陷,唇色也乏着青色,一头枯黄的头发随意的挽着。


不过,眉宇间依旧还是能够看到当年的标致模样。


“娘,您坐这儿晒会太阳。”熊八将熊氏扶到木凳上,随后进去拿了床被褥给她裹上了。“九儿说多晒晒太阳对您有好处。”


“真是娘的好孩子。”熊氏笑着抚了下熊九九的脑袋,却不想又咳了起来。“咳,咳。。”


ps:足衣就是袜子的意思,葡萄百度出来的,如果不是希望大家能帮我指出哦。


正文 第7章:看病的大夫

穿越小说免费小说小说
穿越小说(166)
汇玩安卓网给大家提供好看的穿越小说完本推荐;小编给大家整理了一大批非常好看的穿越小说,喜欢这类小说的快来下载阅读吧! 更多>>
免费小说(578)
92apk游戏网提供2017免费小说app哪个好和免费小说app排行榜,大家可以免费下载哦! 更多>>
小说(9894)
92APK游戏网提供2017小说app哪个好和小说app排行榜,大家可以免费下载哦! 更多>>
下载地址
本类推荐
相关文章精选